<code id="lk5bv"><small id="lk5bv"><track id="lk5bv"></track></small></code>
          <center id="lk5bv"><small id="lk5bv"></small></center>

        1. 樅陽在線

          樅陽在線網站 |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

          設為首頁

          簡體 | 手機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人文 >正文

          時間:2023-12-11 08:45:36

            還俗緣為信念堅

            1931年到1934年,何東初幾次被國民黨軍警特務疑為“赤匪”,抓進青陽縣大牢,拷打刑審,久查無據,且何東初又是殘疾和尚,不得不釋放。第二次出獄后,與組織失聯,遂渡江北上,在宿松縣找到了大別山工農紅軍,接上了關系。常年跑交通,常落腳在寺廟里,不久,東初與安慶花山海潮庵里“悟忠”尼姑一一一劉淑孟姑娘(面部先天破相,人稱“花臉”)倆相愛慕,經組織批準,于1934年冬結為夫妻,由佛門弟子結成革命伉儷,世俗輿論紛然,其實,生于1908年宿松馬橋的劉淑孟,是個從小被棄養在廟中、貧寒之家的苦命孩子,她從自身的悲慘遭遇和黑暗的世界里,萌發出樸素的無產階級革命感情,遇到何東初,情真意切,志同道合,是那革命的信念、崇高的追求把兩顆不屈的心緊緊綰結在一起。

            婚后,黨組織派何東初、劉淑孟夫婦回樅陽老家何羅莊負責安慶至桐廬一帶地下交通站工作,受桐城縣委馬起波同志單線領導,劉淑孟以佛教徒身份,賣點香紙爆竹和請菩薩供品坐守家中,東初挑起貨郎擔子,為革命跑鄉串鎮,先后在花山、抱龍庵、宋梅沖三地設立分站,并物色當地塾師宋英敏、陸汝謙和醫生許方同負責掩護,歷時兩年,從未發生過意外。直到1936年國民黨反共白色恐怖到了極點,桐廬黨組織破壞殆盡,交通站工作才告暫停。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國共二次合作,劉淑孟積極參加桐南抗日救國協會,宣傳動員民眾抗戰參戰,1940年9月,調至桐南地下交通站,加入共產黨,出色完成了多次情報傳遞和人員護送等艱巨任務。當大別山工農紅軍改編為新四軍第四支隊出山抗日時,東初立即帶領家鄉子弟高懷全、許鵬搏、許拙成、許鵬青、張啟端等奔赴舒城西蔣沖;后又奔赴無為開城橋投奔新四軍江北游擊縱隊,受到戴季英首長等熱情歡迎,委派何東初為江北游擊縱隊聯絡員,并重新入了黨。

            僅1939年,經何東初夫婦聯絡輸送到新四軍江北游擊縱隊的干部和兵員達60余人,其中,為抗日革命犧牲的烈士,有方支振、疏來友、王良弼、許士廉、汪烈章等8人;建國后,成為共和國高級干部和將軍的,有許則方、何清、何淑英、何淑秀、張斌、陸汝信、朱士杰、朱明鏡等多人。東初,多次受到縱隊司令孫仲德和政委黃巖的嘉勉。這些子弟兵,有的是東初的遠親近鄰,有的是同窗好友,有的是慕名而來……我無法精確統計抗戰時期樅陽沖鋒陷陣的黨員戰士有多少,但我知道,在這片熱血澆灌的大地上,無數的樅川兒女用他們忠誠、堅韌與犧牲,詮釋了“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的錚錚誓言!

            1940年春,何東初以“通匪”“資匪”罪,被國民黨逮捕,由桐城縣政府組織特別軍事法庭刑審,劉淑孟不顧個人安危奔走呼救,黨組織發動多方力量竭力營救。得到了傾向中共的國民黨左派元老、樅陽同鄉、省參議員史恕卿先生的出手相助。史老辯護說:“何東初是本縣一個殘疾人,老婆是佛教徒,夫妻二人,無子女,無恒產,無職業,在國共合作抗日時期,為新四軍送幾個兵抗戰,他本人得幾文錢生活。我看,關之不順民心,殺之更是失策。政府如何處置?我只參不議?!睎|初出獄后,不久就與桐西區委接上了線,任桐西區委交通員。淑孟也上了花山,住海潮庵繼續從事革命。

            1941年,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發生,隨后國民黨掀起抗戰時期第三次反共高潮,1944年1月,國民黨對中共沿江地委、桐廬縣委陳瑤湖抗日根據地、桐懷潛中心縣委花山抗日根據地,進行三路包圍封鎖總清剿,沿江地委陳瑤湖根據地戰至2月6日陷失,新四軍沿江支隊參謀長兼桐懷潛中心縣委書記胡繼亭英勇犧牲,新四軍七師與五師江北交通中斷,五師一時陷入孤軍困戰中原的危局。7月,沿江中心縣委受命開辟江南交通線,決定成立貴西工委和八都湖區委,調何東初任區長,何東初決定,直接置身安慶對江大渡口心臟內、地方紳士樅陽同鄉陳春堤家,開展這項艱險的工程。得到陳春堤掩護與幫助,經過三個多月與八都湖區內的偽軍、土頑及地方上層的周旋、組合、較量,終于新辟了由鄂東大梧宣化店五師師部——入皖西宿松——渡贛北彭澤——下皖南東流、貴池、銅陵——達皖中無為恍城七師師部,一條看不見摸不著的地下紅色交通線勝利貫通。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就在這條交通線上,何東初夫婦不知多少次,將從上海、南京、山東、皖南等地派來的同志護送進大別山,同時,又護送大別山派出來的同志經由安慶中轉,派往蘇北和山東解放區,一個又一個,一批又一批,……據新四軍軍史專家評說,這條紅色交通線是抗戰時期,我黨在皖西南敵占區最堅韌最可靠的戰斗輸血保障線,為贏得抗戰全面勝利作出了獨特的貢獻!

            1947年6月,何東初擔任沿江獨立大隊大隊長,率百余人挺進安慶羅嶺、白畈一帶活動,劉淑孟和大隊偵察員朱勛奉東初之命,在花山獅頭嶺下隱蔽,擬在此建秘密交通聯絡點,不幸,由于叛徒光萌的出賣,懷寧縣中統特務隊隊長葉贊春率20名武裝特務,于8月初的一個深夜,突襲了劉淑孟、朱勛的住處,他倆臨危不懼,奮力開槍抵抗,終因寡不敵眾被捕,受到嚴刑逼供,堅貞不屈,于1947年8月11日深夜,由中統安慶區主任吳海麟下令,竟將劉淑孟、朱勛用鐵索穿鎖骨,秘密押到郊外??谥藓涌谂c南埂交界處殺害,臨刑前,烈士們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殘忍的敵人,竟用水銀灌頂、暴尸七天的惡行以泄恨。

            急流弄潮智勇全

            1945年2月27日,何東初帶領警衛員周小牛,奉命到貴池三萬圩參加中共沿江行政辦事處召開的區長會議,返回途徑安慶新河口,一行四人被日軍崗哨扣押,先押至飛機場日軍駐地,再押到安慶日軍“覺醒團”,又轉到安慶天臺里街“太史第”,期間,常遭酷刑折磨,鞭撻、針刑、火烮、犬咬、吊索,逼供誘供,其他三人,陸續經親友請托日偽內部關系人,都保釋出去,唯獨何東初是重點嫌犯,久羈不釋,他被捕后,化名殷夑初,小生意人,在嚴峻生死考驗面前,機智勇敢,始終沒有暴露真實身份,為黨組織營救創造了有利條件,后經皖江根據地黨委指派,我地下黨人、皖江貿易局局長蔡輝,通過日本駐安徽經濟總顧問櫛山弘和日軍第六旅參謀部明山近仁中佐,并用大量黃金和糧食作代價,將東初保釋出獄。

            1945年8月14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無條件投降。當天夜里,國民黨第48軍即派要員來安慶與日軍司令秘密協議,搶奪勝利果實,皖江黨委審時度勢,深謀遠慮,第一時間,決定派何東初偕胡益溫,以“老相識”名義,邀櫛山弘來樅陽鐵銅鐵板洲與貴桐縣委舉行談判,櫛山弘即帶從員兩人,住東初宗親何晉卿家,經與貴桐縣委副書記陳定一兩天周旋,達成協議:凡安慶獄中的中共人員一律不拘形式釋放,日軍無償贈送余下的槍支彈藥與藥品器械。貴桐縣委也以一批魚肉禽蛋作為答謝……有效地粉碎了國民黨的陰謀,為新革命事業,積蓄了初步的力量。

            在解放戰爭的驚濤駭浪中,何東初身兼數職要職,在劉鄧大軍從安慶過江之際,緊密配合兵團司令陳錫聯同志,組織動員沿江百姓備船、備糧、備防,組織船工、民工支前,肅清敵特,大力配合主力打過長江,為新中國的誕生,屢建奇功。

          稿件來源: 樅陽在線
          編輯: 蔣驍飛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律師聲明 | 廣告服務 | 舉報糾錯

          樅陽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皖ICP備07502865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

          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国产_日韩午夜无码精品试看_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午夜_欧洲一区无码精品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