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lk5bv"><small id="lk5bv"><track id="lk5bv"></track></small></code>
          <center id="lk5bv"><small id="lk5bv"></small></center>

        1. 樅陽在線

          樅陽在線網站 |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

          設為首頁

          簡體 | 手機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人文 >正文

          時間:2023-12-25 10:38:09

            錢新華

            “燭暗窗昏夜黯然,驚聞巴蜀訃音傳。一官薄俸蠶叢外,萬里全家鳥道邊。但堪壽世有清名,更無靈藥可延年。傷心堂北雙親老,哭向秋風暮雨天?!边@是清代名臣楊汝穀(1665~1740)聞錢旆殉職于蒼溪任上而作的一首挽歌。顯然這位左都御史楊大人是用帶血的詩句在慟哭錢旆??!

            人們不禁要問:楊汝穀(安慶藉)這位清廷一品大員怎么會為卑微的七品縣令如此悲痛呢?欲知緣由,我們不妨先來看看民國版《蒼溪縣志》上是怎么說的:
            “錢旆,江南桐城人,康熙三十四年以進士令蒼溪。為人敦博篤雅,勸農興學,一本于誠。目觀地瘠民勞,作《田家苦》詩(其詳見文末)以寄慨,深惻動人,讀者淚下。又以干弋之后,紜誦聲息。邑舊無書院,每學使至,應試者乏人。乃建義學于城內,使貧而有志者入其中。公暇輒與之,講明孝悌忠信焉,夫讀書稽古之法。自撰作箴論,文洋洋數百千言,得桐城一派真傳。當日負笈來學者,則有渝萬王咸宜、黃維屏輩,后皆領鄉者有焉。而本邑中解元者,有薛景玨;得賢書者,有崔岱熊、良輔;成明經者,有任紳,亦皆出其門下,可謂極一時之盛。昔人,稱蒼溪為小郡魯,至是始,復其舊矣。在任五年,卒于蒼土,民哀之反親。時,門人有送至夔門以下者,官囊則琴鶴而(無)外,惟貯有歌詞挽章而已?!?/div>
            從這段蒼溪縣志記載的文字來看,我們不難發現,錢旆在蒼溪任上短短五年,體恤民情,清正廉明,興辦教育,培養人才,切切實實做了大量有益于地方善事,我想這恐怕就是楊大人為痛失一位愛民如子的好官而悲傷的原因吧!
            人們常說: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 一方人造就一方文化。錢旆出生江南桐城南鄉(今樅陽城關鎮)的一個漁村——錢家麥園,骨子里滲透著一種桐城派與吳越錢氏“詩書傳家”文化血脈和儒家道德精髓。其實,他的命運是多舛的。有民間故事說,錢旆早年喪父,遺下孤兒寡母,靠乞討與親友接濟為生。旆母是個了不起的女性!她寧可忍受人間千辛萬苦,也要將兒子培養成人成材?;蛟S正是苦難的人生,熬熟了他的心智??瓷先?,他明顯地比同齡孩子懂事早。據傳,他一歲開始說話,三歲能對句,五歲入學,能誦孔孟賢書,七歲吟詩作文就見才氣橫溢,深受邑中名流喜愛,都稱他少有大志,聰慧過人。更令人敬佩的是他那種一目十行,過目成誦的讀書能力。
            一代國學名儒、族長錢光夔【(1632~1706)號歐舫,字龍友,康熙丙寅歲貢士,系文學大師錢澄之從侄,亦是方苞、戴名世交游摯友?!吭唬捍俗?,為吾家驕子,吾輩遠不及也!康熙戊辰(1688年),年方廿四歲的他,摘取了進士桂冠,圓了讀書入仕的夢想。
            經過一番歷練,錢旆被派往交通阻塞、貧窮落后的西蜀蒼溪任縣令。誰料不一樣的蒼溪,便有著不一樣的風土民情,自然少不了一些趣聞軼事。
            一.吃螯蟲
            剛到蒼溪上任還沒幾天,就有兩個當地鄉民相互指責地鬧著來打官司。鄉民甲指著乙說:“我的田和他的田搭界,他把螯蟲捉了往我田里丟,我田里禾苗遭殃不淺。望大老爺明察!”鄉民乙氣得滿臉通紅地說:“不要冤枉好人。明明是他田中螯蟲爬到我田中,反說我捉蟲朝他田中放,真是豈有此理!”錢旆平靜地說:“你倆無需爭辯,各自回去捉兩只送來給我看看?!?/div>
            次日上午,錢老爺見了兩個鄉民捉來的螯蟲,立即笑道:“哦,這個東西啊,在我們家鄉安慶桐城,大家都叫它螃蟹,是可以吃的?!眱蓚€鄉民聽了,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這個長滿著兩排腳且腥乎乎的東西還能吃?錢旆見二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樣子,便叫廚子把這幾只蟹煮了,并端來生姜、米醋,當場吃給他們看,又叫他們也上來嘗嘗。兩個鄉民壯著膽子,各拈起一只蟹腳放進嘴里輕輕一嚼,果然味道鮮美無比,四目相對一笑,不再吵鬧,各自拜謝大老爺后便回去了。從此,蒼溪縣的人都一個個的學會了吃螃蟹,也不再為“螯蟲”之災糾紛了。
            二.巧解斗牛案
            話說某日,縣衙外一陣吵吵嚷嚷,爭吵之聲由遠而近。只見兩個鄉民衣冠不整,雙手扯著對方衣領,嘴里不停地罵罵咧咧,一直拽扯到大堂下也不肯松手。
            錢老爺見狀,操起驚堂木,啪地一聲,喝住二人。詳問得知:原來是,張李兩家各有一頭水牛,放在同一山坡上吃草。不知何故,兩頭牛只要一碰面,就紅著眼,頂撞在一起。這一天,說也怪,兩牛越斗越生氣,雙方斗到遍體鱗傷也不肯罷手,結果造成張家的耕牛,氣管破裂,倒地身亡,李家的耕牛受傷后幸存。于是,引發了兩家牛主人索賠紛爭。張家失去了一頭大耕牛,自然要找李家來賠償。李家認為,兩牛系互斗而死,與己無關,再者自家的牛在斗毆中也受傷不輕,死活也不答應張家的訴求。
            錢老爺見狀,搖頭一笑,提筆寫道:“兩牛打角,一死一活;活的共用,死的共剝;汝等回家,就此算著?!惫?,一紙順口溜就這樣輕松地擺平了兩家鬧得不可開交的糾紛。二人當堂愿服老爺判決,表示互不糾纏,和好如初。
            三.掃黑除惡不手軟
            西蜀蒼溪,交通閉塞,地瘠民窮,農耕落后,治安更亂,黑惡勢力,欺男霸女,欺行霸市,當地百姓,苦不堪言,身為地方父母官的錢旆,坐臥不安,茶飯無香。經明查暗訪,摸清了黑惡勢力團伙活動規律后,錢旆制定了一套鐵腕整治方案。先在城內幾個出入口和重點鄉鎮張貼文告,宣布對改惡從善者,從寬發落;對繼續為害百姓,頑固到底的匪首,嚴懲不貸。
            文告一出,蒼溪百姓,無不叫好。多數黑惡勢力看到文告后,稍有收斂,并暗中觀望新上任的老爺是如何燒三把火的。少數匪首毫不買賬,繼續禍害地方。錢旆一面向上請求派軍力協助抓捕,同時采取欲擒故縱,內緊外松的辦法來麻痹匪首,并在一些客棧和隘口布下了一張張天羅地網,只等來鉆網,最后一舉將其悉數捉拿到案。所逮匪首個個都是血債累累,罪大惡極,百姓見了,恨不得都將他們一個個生吞活剮了。
            為了起到殺一儆百的震懾效果,所逮匪首均采用極刑重典。一是動用了“五馬分尸”刑法。就是用五匹馬分別縛住死囚的腦袋與四肢,然后同時點燃五匹馬尾巴下捆綁的爆竹。鞭炮一響,馬匹受驚,拼命奔跑,死囚瞬間就尸分五裂……
            二是“活埋輾壓”刑法。即把死囚推入事先挖好的坑內,用土填埋齊胸后,再牽著耕牛拉著上面加綁了條石的鐵齒耙,從露在坑外死囚上半身輾壓過去,讓其慢慢地痛苦死去。
            接著又審結了一大批陳年積案,給了當地百姓一個久違的公道。從此,蒼溪境內及周邊治安環境發生了根本性改變,盜賊匪患銷聲匿跡,百姓安居樂業。
            田家是處皆辛苦,唯有蒼民苦更深。
            頑石稠疊無平土,日荷畚鍤耕荒林。
            上山動經十余里,傴僂爬扶禿前趾。
            累累怪石鑿不開,披尋空隙相耘耔。
            播種未及吐萌芽,野彘山鹿食之矣 。
            十畝常無一畝收,家中已有吏誅求。
            輟耕自辦差催去,為呼馌婦代犁耰。
            炎天烈烈芳草穢,揮鋤日中不敢退。
            汗流如水濕衣裙,更約嬰兒負著背。
            吁嗟乎,嘻嘻!
            蒼民營生苦如此,豐年婦子猶啼饑。
            方今圣主念民依,安得繪圖達金闈。
            天涯小臣無治術,朝朝惟有淚沾衣。
            一首錢旆的《田家苦》史詩,不僅讓我們看到了三百多年前的蒼溪是何等貧窮落后,而且還看到了他在用血拌著淚,一字一句地寫出來的那種位卑未敢忘憂國的情懷。在任后幾年里,錢旆先后做了廢陳苛,減稅賦,讓百姓休養生息;興辦學堂,培養人才;挖塘建堰,方便灌溉;筑路造橋,改善交通。據老輩人介紹,他還利用回鄉省親的機會,組織了一批老家的能工巧匠至蒼溪,指導和幫助當地建造水車、風扇等生產農具,提高了工效,促進了當地農耕發展。
            錢旆政績突出,官聲譽滿川蜀的消息,很快傳至京城,朝廷便派大員來蒼溪考察慰問,擬以重任。然,天有不測之風云,人有旦夕之禍福。錢旆,這位年輕有為的縣令,早已把身心與抱負融入到這塊熱土,他視蒼溪為自己的第二故鄉。一介文弱書生的他,自幼飽受疾苦,哪經得起如此拼命?多少個不眠的日子,耗盡了他的心血,終因積勞成疾,猝然殉職蒼溪。時年僅36歲。朝廷大員方岳高在趕赴蒼溪的路上聞之殉職,痛惜萬分!一到蒼溪,領同僚一起捐俸銀,為其治喪。出殯之日,蒼溪出現眾多百姓自發披麻戴孝,慟哭送靈櫬至城外十里,仍遲遲不肯離去,其情其景動天地,泣鬼神,當地一些鄉賢組織民眾,為錢旆送來了“萬民傘”和“福澤蒼溪”等待多塊褒獎他的匾額。
            另有挽章泣曰:《挽錢公旆》
            兩行血淚灑蒼江,歸櫬誰扶在蜀艤?
            五載勞心空撫字,一堂聚首倐紛飛。
            貽謀空有花千樹,將母猶余鶴一雙。
            屈子沉江悲宋玉,飄零風雨打船窗。
            ——選自民國《蒼溪縣志》
            附家譜【錢旆傳略】
            旆公,(1664--1699),字叔鬯,號彭源,康熙戊辰(1668)進士,官西蜀蒼溪縣令。勤政恤民,受民擁戴,三十六歲卒于官。譜曰:“公少孤力學,未弱冠補郡庠弟子 ,文章俊發,試輒冠曹??滴醵∶琴t書,戊辰捷南宮,授蜀之蒼溪令。地故邊僻,土荒而民瘠,公勵精以治,革苛稅,招流移,墾荒田,清訟獄,斷苞苴,給牛種,凡所以克己利民者,皆以實意行之?!?/div>
            時,方岳高公撫軍,于公廉其治行將以最奏。俄聞其訃,為驚愕痛惜者久之。諸同寅無不惋悼,各捐清俸以歸其喪,柩出署蒼,民號泣載道,送之奉祀名宦祠焉?!?/div>

          稿件來源: 樅陽在線
          編輯: 蔣驍飛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律師聲明 | 廣告服務 | 舉報糾錯

          樅陽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皖ICP備07502865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

          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国产_日韩午夜无码精品试看_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午夜_欧洲一区无码精品色